<tr id="5ie83q1"><menuitem id="5ie83q1"><video id="5ie83q1"></video></menuitem></tr>
          <optgroup id="5ie83q1"><video id="5ie83q1"></video></optgroup>
            <optgroup id="5ie83q1"></optgroup><optgroup id="5ie83q1"><td id="5ie83q1"></td></optgroup><menuitem id="5ie83q1"><nobr id="5ie83q1"><span id="5ie83q1"></span></nobr></menuitem>
              <tbody id="5ie83q1"><td id="5ie83q1"></td></tbody><tbody id="5ie83q1"><video id="5ie83q1"></video></tbody><tbody id="5ie83q1"></tbody><optgroup id="5ie83q1"><td id="5ie83q1"><span id="5ie83q1"></span></td></optgroup>
                  <span id="5ie83q1"></span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span id="5ie83q1"></span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optgroup id="5ie83q1"><td id="5ie83q1"></td></optgroup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tbody id="5ie83q1"><video id="5ie83q1"></video></tbody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optgroup id="5ie83q1"><video id="5ie83q1"></video></optgroup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tbody id="5ie83q1"></tbody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optgroup id="5ie83q1"><video id="5ie83q1"></video></optgroup><tbody id="5ie83q1"></tbody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原创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218章-寅肃甄六兮-笔趣阁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643章刚才在门外边没看到他的保镖,并且一个随从也没有,洛薇就觉得有点奇怪了!因为这个男人平时去哪身边都有保镖跟随,他一个人的情况很少很少,而且现在他还是一个人在这个房间里面等着她过来!傅沉渊拿起瓶酒倒了两杯酒,拿起其中一杯,往后靠在沙发上,“没什么事,让你过来陪我喝两杯?!?br/>“我没兴趣喝酒!”洛薇以为他消遣自己,便气得咬牙道,“那行,既然你没什么事,那我就来说说我想说的事吧!”“傅沉渊,所以你对林娅莉没有什么处置是不是?你是念着跟她的旧情又想放过她?!”这一趟不能白来,来了起码得把这个事问清楚!男人浓墨的墨眸看着前面的电视,“旧情?你觉得我跟她能有什么旧情?”“怎么没有?你跟她在一起三年,你们上过床......”洛薇想到这,心里便腾起了一股莫明的火,“你差一点就娶她难道不是么?!”“虽然我想解释两句跟她什么都没有,不过?!彼潘康飨返镊詈谀抗饪垂?,落在洛薇生气的小脸上,薄唇勾起,“看你吃醋,倒是挺有趣?!?br/>“我才没有!”洛薇恼怒道,“还有你有什么可解释的,就算你跟她没有了皇莎的那一次,但你们之后也有,三年前我生日的前一天......”说到这,洛薇突然顿住,因为意识到他们已经离婚了。是啊,他们已经离了,她还吃个屁的醋!她继续这样,只会让他认为她还爱他罢了??!“算了?!甭遛苯崾苏飧龌疤?,“所以你又不准备将她怎样了,是不是?”“我没这么说?!备党猎ň票诖角巴A糇?,“这样吧,你若是想到将她怎样可以跟我说?!?br/>洛薇目光又猛地转过来,意思是她想让林娅莉怎样,他就会将林娅莉怎样的意思?不会再对林娅莉手下留情了?!“行!”洛薇一抿唇,“既然你这么说了,希望你这回说话算话!”傅沉渊冷笑,他还会再维护林娅莉?可笑。“那就来说说另一个事吧,我们的交涉你什么时候兑现!”洛薇又道,“说过我辞职留在国内铭止得顺利地将‘语纯’搬去意大利,你到底什么时候回去说服阻止‘语纯’搬迁的你那个继母?!”“这几天在忙?!?br/>洛薇直接被气炸毛了,“我看你就是想反悔,那天说你不舒服,又要吃饭,又没睡好,现在又说忙......”这时电视上又播出一条新闻:“......如今刘昌与刘家姐妹身亡,原本的刘氏酒业的刘家只剩下刘晖佐这一条血脉,不知这个纨绔少爷还能不能为刘家东山再起;另一方面,欧家的葬礼结束后,欧亿的股价还没回涨,看来欧家这次的家族丑闻给欧家带来了巨大的损失?!?br/>洛薇缓缓朝电视看过去,一时间愣了!唐糖和她说的话又浮了上来。难道,真的与傅沉渊......有关系?洛薇又看向傅沉渊,看着这个诲莫如深的男人!“我自有我有的事要做?!备党猎∽诺缡悠聊坏墓?,用平静得可怕的口吻说,“为我们的孩子报仇?!?br/>洛薇差点没坐稳,整个人差点从座位上滑下去!“这世界上站在金字塔顶端的人,没有哪一个手不沾血?!闭飧鍪赘焕淇嵊窒质档厮档?,“仁义与和慈不是武器,?;げ涣酥匾娜?,也维系不了一个家族的繁荣昌盛?!?br/>“剑与强权才行,出鞘必见血的剑,与绝对的控制权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本文页面地址:www.l6jgy.pro/txt/198358/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精美评论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Comments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什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无论发生什么,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相忘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内心有一种在理性制约下的自负与镇定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快2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总是千方百计地去留住那所谓的幸福瞬间,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惠特尼休斯顿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浓浓的情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热门推荐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第938章 炼器堂的总管-绝代神主等级境界划分-笔趣阁 第962章:去看灵悦寺的?;?一往情深傅少爱妻如命-笔趣阁 第218章-寅肃甄六兮-笔趣阁